意大利放弃65岁以上老人 英国故意实施"群体免疫"?


1月21日,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。两天后,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“封城”的严厉举措。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:“这好像是哇的一声,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”。

2月初,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.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。当时,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,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。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,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。由于资金不足,美国的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。

1月底至2月初,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.36亿美元经费,以应对疫情。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。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,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,简直是小题大做。

33%的巴西城市呼吸机平均保有量少于10台

曾经历“9·11”袭击、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,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,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,但却遇到了麻烦,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,资金也没到位。

1月29日,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,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——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。1月31日,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。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“引以为傲”的一项防控措施。

△图为圣保罗市游行呼吁结束隔离的民众 (来源:《圣保罗页报》)

“我不明白为何还不颁布全美‘居家隔离令’?”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,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、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·福奇站出来表达了这样的不解,这也是福奇在公开场合又一次与特朗普“唱反调”。截至当地时间4月5日14时,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1130例,比昨日新增852例,全国累计死亡病例486例,死亡率为4.4%。 

民调显示半数以上被访者不希望总统辞职 

3月末,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——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,即使如此,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。模型测算显示,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。